遵义市人大 :: 遵义市政府 :: 遵义市政协 :: 遵义市纪委 
首页 |遵义概况 |遵义地情 |遵义年鉴 |大事纪要 |名胜古迹 |人物述林 |遵义市志 |专志内容 |理论研讨 |县区(市)方志信息 |依申请公开
  当前位置:首页>理论研讨>论文交流

关于“详今略古”和“详今明古”

2017年06月30日  来源:   作者:魏桥   论文交流

  提 要:本刊2003年第6期发表了《续修志书几个问题的探讨》一文,文章作者对“详今明古”的提法表示异议。本文是对该文这一观点的争鸣。本文作者认为根据浙江省的修志实际成果,“详今明古”不仅没有违背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暂行规定》的要求,还指导修成了不少优秀的志书,并没有带来如《探讨》所说的负面结果。 

  关键词:详今略古 详今明古 原则                            

    

  《中国地方志》2003年第6期发表了徐则浩同志题为《续修志书几个问题的探讨》一文,讲了“关于详今略古原则”,并对“详今明古”的提法表示异议。笔者以为,在修志工作中对一些重大问题进行探讨是必要的,有助于解放思想。反复比较,能使修志更加切合实际,更好地发挥志书的存史、资治、教化之功能。同时又感到在当前续修志书的过程中,无论“详今略古”还是“详今明古”的提法都没有太大的现实意义。因为续志一般记述的时段为改革开放以来近15年或20年间之事,无所谓古,也无所谓今,更不必去硬分哪一年是古,要略一些,哪一年以后为今,要详一些,应该作为一个历史时期的整体来记述。但对统贯古今的第一轮修志来说,对总结修志的经验和教训来说,还是有积极意义的,因此笔者写了以下情况和看法。 

  关于“详今明古”的提出,笔者可能是始作俑者。因为笔者见闻有限,不知道历史上古人在修志时是否有此类的提法,故只能说可能。据《中国方志五十年史事录》记:(1989年)“浙江省志办主任魏桥在浙江省地方志第四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八年修志的回顾及今后设想》)中,首次提出了‘详今明古’的主张”。①“所谓‘明古’就是不能采取简单化的办法对待历史,而是要求用严肃的态度,审慎地对待历史资料,把历史上发生的事件尽可能弄个明白,弄清事物的发端、发展和变化,而不是一问三不知”。②对此该书作者加了按语:“笔者认为,这是本轮修志理论方面的重要收获之一。‘详今略古’与‘详今明古’,这两个提法虽只一字之差,但内涵上却有很大的不同。‘详今略古’包含的是量的要求,而‘详今明古’则只是度的把握。对人类社会事象的记述,很难用多大的量来区分详与略,但却可以在一定的度上加以把握。志书中对古代部分的内容,只要达到说清当时的情况,就可以说是适得其度了。这个口号的提出,在修志界有较大的影响,以后有些志书就把这写进了自己的规划或凡例之中。”③ 

  以上是诸葛计先生的一家之言。那么“详今明古”的提出当时是否违反了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 1985年制定的《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呢?《探讨》称《暂行规定》“提出修志工作要贯彻‘贯通古今,详今略古’的原则”,④说笔者“篡改原则”,岂不罪莫大焉!其实《暂行规定》并未制定贯通古今,详今略古的原则。整个规定提到详今略古有两处,即“第三条  新方志要详今略古,古为今用”,“第十一条  新方志的大事记,要详今略古”。⑤此外,还规定与详略有关的字数,即“县志以控制在三十万至五十万字左右为宜”⑥等等。由此可见,当时并没有将贯通古今和详今略古两者联系起来,也没有说成是原则。其实,修志的理论、规定、提法等只能从实践中来,又回到实践中去加以检验。20世纪80年代前期大规模的修志工作正在中华大地上蓬勃开展,就笔者所在的浙江省以及其他一些地方,对详今略古之说认识不一。有的认为略古就应该对古的部分加以省略,略古变成弃古,因此主张志书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记起。浙江就有一位老首长明确提出“详今略古”就要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写起,并要将民国时期的历史编入另册,结果个别行业志只得照此办理,现在有书为证。也有的主张志书的上限为1840年等等。当时的《暂行规定》并没有明确提出贯通古今。还有一种理解,详今略古就要用重笔写当代,不断线,不缺项,对古的部分包括民国时期要尽量简略,因此志稿上本来就不多的历史资料,删得非常简略,以致弄不明事物发展的来龙去脉。鉴于此,开始笔者只在浙江修志的小范围提出“详今明古”的想法,请同行讨论,并心有余悸怕违背详今略古的传统提法,告诫与会同志自己掌握,并“不足为外人道也”。后来不知不觉不断传播,被一些修志同行所接受,于是不得不在浙江省召开的修志大会上正式提出,同时声明,不要求别人“强求我范”,因此,在浙江省第一轮市、县志的凡例中“详今略古”和“详今明古”(后改为明古详今)两说并存。 

  在这里还想说一下《绍兴市志》,该志在全国地方志评奖中荣获一等奖,并受到各方好评。该志主编任桂全撰文称:“在‘记今’‘载古’问题上,我们从绍兴实际出发,确定了‘详今明古’原则”,并提出,“‘明古’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努力:一是明源流,二是补遗佚,三是续前志,四是辨真伪”。⑦可见“详今明古”的提出在当时的修志实践中曾经起过一点积极的作用。 

  至于“详今明古”的提法在修志实践中是否发生过误导,尚不得而知。在逻辑上是否有不妥之处,只得请教逻辑学家,这里就不多说了,同时敬请方志界同行指正。 

      

  注释: 

  ①②③诸葛计:《中国方志五十年史事录》,方志出版社2002年12月版,第135页。 

  ④《中国地方志》2003年第6期,第17页。 

  ⑤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选编:《中国方志文献汇编》(上),方志出版社1999年10月版,第274页、276页。 

  ⑥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选编:《中国方志文献汇编》(上),方志出版社1999年10月版,第277页。 

  ⑦张显辉主编:《<绍兴市志>述评》,中华书局2001年12月版,第261页。 

  (本文原载《中国地方志》2004年第3期) 

纠错】【打印】【发送邮件】【关闭
责任编辑:黄坤利 
 
隐 私 声 明           建议提案           联 系 我 们          站内搜索
 
遵义市地方志办公室 版权所有
地址: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府前路建投大厦2号楼4楼 电话:0851—27613312 黔ICP备050026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