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市人大 :: 遵义市政府 :: 遵义市政协 :: 遵义市纪委 
首页 |遵义概况 |遵义地情 |遵义年鉴 |大事纪要 |名胜古迹 |人物述林 |遵义市志 |专志内容 |理论研讨 |县区(市)方志信息 |依申请公开
  当前位置:首页>大事纪要>历史大事

红色胜地

2011年01月01日  来源: 仁怀市  作者:   历史大事

茅台是红色胜地,革命老区。

1935年3月16日凌晨,红军一、三、五军团奉命撤出鲁班场战斗,按照军委部署,分三路向茅台疾进。

一路由马鞍山经乡村坝、文昌阁、乌龟石、铜鼓水、赵家坝到茅台。

一路由枇杷堰、坛厂、怀阳洞、岩栈口、两路口进入县城。随及经三百梯进抵茅台。

一路由冠音场经盐津河、梅子坳到茅台。

尚有部分由冠音场过鱼鳅河,经两路口、驮盐坝进抵茅台。

16日晨,一军团从冠音场方向撤走时,敌第七十四团跟追至冠音场,担负掩护任务的干部团和红一师三团在冠音场附近占领阵地阻击追敌。敌人向红军掩护部队阵地发起多次冲击均被击退。战斗至下午4时许,敌军撤回鲁班场。据敌第十三师战斗详报称,该团被红军击毙连副1名,士兵3名,击伤官长3名,士兵13名。干部团和红三团完成掩护任务后,黄昏撤至梅子坳。

3月16日上午,三军团和上干队,经两路口进占仁怀县城。军委总部政治部亦随之入县城。上午,三军团及军委总政治部由两路口陆续进入仁怀县城。五军团一部在陈伯钧参谋长率领下,经七马山、小湾、楠木坝、小滥到达仁怀县城。另一支红军由花苗田经干溪、楠木坝、朱家巷子、大弯、东门河到达仁怀县城。红军入城后,向群众宣传共产党和红军的主张,没收官僚地主王泽生、李青廷、张小全等几家粮食、肥猪、衣物等财物,分给贫苦人民,打开监狱释放被关押“犯人”七八十人。时至中午,敌军飞机两批8架次前来轰炸县城,炸毁民房22间,3名红军战士牺牲,数名群众受伤。红军在城内稍事休息,陆续开向茅台,至18日晨红军全部撤离仁怀县城。

茅台位于赤水河东岸,海拔403米,依山旁水,地处河谷。茅台之名,来源久远。是举世闻名的茅台酒的产地,同时又是川盐入黔的仁岸水陆交接码头。有成义、恒兴、荣和三家酒坊。川盐由此转销贵州各地,有多家盐号。茅台又是黔北四大集镇(打鼓新场、永兴(湄潭境内)、茅台、鸭溪)之一,也是仁怀通往四川古蔺的交通要道。有居民600多户,约3000余人口。

毛泽东作出在茅台三渡赤水河的决定后,军委即命令三军团第十三团侦察连为先头部队向茅台方向侦察前进,相机占领茅台渡口,然后掩护工兵架设浮桥,以备红军从茅台渡口过赤水河。

侦察连连长韦杰、指导员覃应机接到命令后,立即出发,16日拂晓前赶到茅台。茅台守敌黔军候汉佑残部听说红军到了长干山,就于12日率部撤去赤水,只留第七团候相儒部一个连驻守茅台。红军先头部队到茅台,首先击溃这个连和仁怀县民团督练长徐必成率领的一个民团分队,将徐必成击毙,俘敌人枪数十。侦察连进入茅台,住在“山窝里的一家造酒作坊的老板家里”。这家造酒作坊就是赖家酒坊。并迅速控制赤水河东西两岸,掩护工兵连架浮桥。

早晨,韦杰和覃应机察看了茅台内外的地形,向几位老人询问茅台的民情。侦察连向老百姓作政治宣传,并作架桥的准备。

随即,两个工兵连赶到茅台。工兵连到茅台时,因有先头部队的宣传,老百姓对红军的认识比较好,有不少老百姓举着小旗,放鞭炮欢迎红军。街上到处写着标语。有“气死滇军,吓死黔军、拖死中央军”、“打土豪、分田地”等内容。

这时,茅台河正值枯水季节,河水清澈,滩宽水浅,水面较窄。红军二渡赤水进入黔北后,尾追红军的周浑元率敌第五、第九十六师从古蔺到茅台,进入仁怀县境防堵红军时,曾在茅台中渡口(朱沙堡)用铁索架设了一座浮桥。周浑元率部过河后,虽破坏了浮桥,但固定浮桥的铁索仍是拴好的。

工兵连到达茅台后,在连长王耀南指挥下立即投入架桥。

红军利用原存的铁索,稍加修整,重新铺上木板,抢先修好了中渡这座浮桥。

接着,红军在茅台邮电局拿来铁丝,扭成铁索,又找来一些拉船的竹纤绳,同时,征用了部分盐船。征用的盐船,每只预付30块大洋的赔偿费。把铁索和竹纤绳拴在两岸的大树和木桩上,盐船固定在深水处作桥墩,浅水处再用装盐巴的竹篓装上石头作桥墩,上面搭圆木、铺板。这样,又很快架好了上渡和下渡两座浮桥。

3月16日早晨,军委总部从坛厂出发,经怀阳洞、两路口到仁怀县城。18时,由仁怀县城出发进到茅台。

18时,军委发出“关于三渡赤水河的行动部署”电令:“我野战军决于今16日晚和明17日12时以前,由茅台附近全部渡过赤水河西岸,寻求新的机动”。并对各军团今明两天渡河次序作了安排:“干部团应于今17时在茅台渡河地段布好阵地,掩护渡河;一军团应从今18时起至22时止渡完,渡后即向西北通核桃坝方向走13里隐蔽休息,向西北及二郎滩警戒;军委应从今22时起至24时渡完,渡后即向西走15里隐蔽休息,即以干部团一营向西警戒;三军团应从今24时起至明4时止渡完,渡后即向西南走30里隐蔽休息,向西南警戒,五军团应从明五时起至7时止渡完,当向茅台渡河时须留一营及侦察连在两路口、盐津河附近,对冠音场方向警戒,候九军团通过两路口后跟进归还建制,该军团并于明4时前接替干部团掩护渡河任务,候九军团全部渡完后,即破坏渡河器材,扼守西岸;九军团应从明9时起至11时止渡完,渡后即向西南走十里隐蔽休息”。各兵团都应依据上定渡河时间计算其现地行程出发,于渡河前半小时开到茅台附近,并派参谋长到渡河司令员处接受渡河指示。

16日中午,红一、三军团各部先后抵达茅台,一军团主力于下午3时全部到达茅台。茅台满街都住满了红军,红军纪律严明,只住在沿街两侧的凉厅,一时,凉厅全睡满了人,连茅台河沙坝也坐满了人。红五、红九军团,遵照军委渡河部署,也于17日凌晨2时至晨八时陆续开抵茅台。

红军在茅台期间还打开盐仓,把盐巴分给穷人。

敌军的飞机不断来轰炸,中渡拴浮桥缆绳的黄角树,被炸去一股丫枝,茅台街上被炸毁房子数十间,有一个叫张五的15岁的小孩被炸死。

3月16日下午,红军各部在渡河司令员陈赓、政治委员宋任穷的指挥下,干部团派一个营先渡过赤水河,掩护中央军委渡河后的行动安全,干部团其余部队,担任赤水河两岸的警戒任务。红军各部有序地开始渡河。

一军团、干部团、三军团一部先后由中渡浮桥过河;

三军团的两个团和五军团先后由下渡浮桥过河;

九军团和三军团一部由上渡浮桥过河。

也有少数部队从浅滩上涉水渡河。还有部分由船工赖元兴撑船渡过。

另外,三军团的一个连从茅台上游54公里的鄢家渡渡过赤水河。另有一个营从茅台上游15公里的草廉溪渡过赤水河。

红军有序渡河,从16日中午开始,连续两天两夜,到18日早晨才全部渡完。

毛泽东早晨从梅子坳出发,经羊叉街,到茅台小学前稍事休息,于上午10点钟左右从中渡浮桥过赤水河的。

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伯承走在浮桥上,毛泽东称赞说:“工兵连有办法”,并对身旁的其他首长说,“好,我们三渡,把滇军调出来就是胜利。”刘伯承接着插话:“这一仗工兵开得好,立功首先要给工兵连立一功”。朱德也接上话茬,说:“成立工兵连时我就讲过,工兵很重要,一千年以前就有了。工兵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这个任务很光荣,也很艰巨。”

红军渡河期间,干部团冒着敌机的轰炸和扫射,连续三天在茅台渡口两岸坚守阵地,掩护全军渡河。

为此,干部团上干队政治委员莫文骅感慨犹深,于1980年冬忆回往事,写下了壮丽的诗篇。《忆茅台》(一)桥上健儿猛进/军后强敌急追/神迅灵巧绕一回/歼我心机白费。(二)天空铁鸟下蛋(弹)/地下尘土飞扬/解除警报敬一杯/品尝茅台香味。(三)三日护桥惊险/晴天只盼夕晖/和衣含笑三分醉/来日行军早睡。

红军渡河后,分两路进入四川古蔺县境隐蔽集结。军委总部、一、九军团、干部团和五军团一部,从仁怀县陈胡屯进入古蔺县境后,经水口寺、石宝寨、铁厂到鱼化。三、五军团从仁怀的草子坝进入古蔺县的丹桂,经双龙金华到大村。

3月17日中午,军委总部在陈胡屯的树林时隐蔽休息时,国民党的三架飞机,飞来盘旋侦察,军委总部驮东西的几匹马受惊嘶叫,飞机发觉后,接连投弹,当即牺牲红军数十人,炸死骡马数匹。军委机要通讯部门带的气油、滑油数担被炸起火烧毁,连附近的森林也烧了一片。附近一间民房被炸着火,毛泽东指挥红军战士将火扑灭,军委后勤总部所带的苏维埃纸币包子也被炸垮一部分。当晚,军委纵队驻陈胡屯。

红军三渡赤水河,蒋介石于3月16日急忙部署黔北、黔西各军追剿红军。即令周浑元纵队派两团以上兵力,协同郭勋祺师占据仁怀县城筑碉防守。主力追出鄢家渡,向古蔺方面截击;吴奇伟纵队归周浑元指挥会合一起追剿;郭勋祺所部由两河口直向仁怀、古蔺尾追;孙渡纵队速赴大定、赤水镇、毕节一带担任防堵,并与川军密切联络,另派一部扼守瓢儿井,主力集结毕节附近堵剿。王家烈纵队除固守原阵地外,及由黔西延伸至大定线防守,并抽有力一部进出新场以北地区;川军刘北藜旅赴土城防堵,在古蔺的魏楷部坚阵固守,在江门、叙永的各部队,应在江门、叙永、赤水河线严密防堵,并与赤水镇滇军联络。

国民政府军各部按蒋介石的命令,向各指定方向运动,唯周浑元纵队,被红军攻击之后龟缩在鲁班场,于17日21时还未行动。

3月18日晨,红军全部渡过赤水河,抵达指定地域。一军团进抵铁厂,三军团进抵石宝寨,九军团进抵三元场,干部团进抵长坝槽,五军团在卢家坪、庙山一带扼止可能来追之敌。

18日,红军在仁怀与古蔺接壤边境行进时,国民党派了三架飞机前来投弹轰炸,企图阻遏红军前进。

红军战士听到防空警报声后,马上疏散隐蔽到山路两旁的丛林中,但是还是被敌机发现了。敌机盘旋一阵后,就开始轰炸,部队中出现了伤亡。战士见此情景,个个咬牙切齿,义愤填膺。警卫营机枪连的同志见敌机肆无忌惮更是怒火中烧,纷纷请示连长叶萌庭,“连长,打吧,前几次便宜了他了,这回让它有来无回。”“打吧,连长?”因为,上级规定打不打飞机必须有总参谋部的命令。正当机枪连干部战士急不可耐的时候,警卫营营长杨榕生来到机枪连,传达命令:“总参谋部下达了命令,中央纵队目标已经暴露,机枪连迅速占领阵地,痛击敌机,掩护中央纵队安全行进”。

接到上级命令,叶荫庭连长观察了一下敌机盘旋的航线,指着附近最高的一棵树稍,下达命令,不到三分钟,四挺代用高射机枪就作好了战斗准备。不一会,观察员喊到“敌机已进入我们的预定目标”。随及,叶荫庭下令:“给我狠狠的打!”几乎与“打”字的同时,一道火网撒了出去,瞬时,天空发出一声刺耳的怪叫。只见,一架敌机冒着浓烟,向茅台方向栽倒下去,随着“轰”的一声,只见茅台附近现出一道火光和一团浓烟。

射弹85发,击落一架敌机,山林中一片欢呼。另外两架敌机拼命挣脱机枪连的火网,钻到射程以外的高空,发出鸣鸣的哀叫声,逃回去了。

《红星报》专此作了报道。“捷报──本月18日蒋敌黑色大飞机一架低飞至长坝槽,我警卫营防空排射弹85发,击落在茅台附近”。

当天晚上,部队到了宿营地,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委托组织部、宣传部的四名同志到机枪连慰问。第二天行军中,王稼祥见到机枪连站在一块草坪上,对全连挥了挥手,说:“机枪连的全体同志们好!我是来向你们祝贺的。你们打敌人飞机打得好,打掉了敌人的威风。现在,不再是我们怕飞机,而是飞机怕我们。你们在红军中开创了打敌机的先例,要好好总结经验,向其他部队推广。你们机枪连在掩护中央纵队长征中是有功的,我们长征还要有很长的路,希望你们能再立大功。”

晚,军委纵队和一、三军团进入古蔺地域,五军团司令部驻卢家坪,九军团司令部驻草帘溪。

是日,国民党军周浑元纵队三个师开抵茅坝、黎民、龙井一带,大部沿赤水河东南岸筑碉防堵,一部由鄢家渡过河尾追红军。吴奇伟部进抵仁怀县城。川军郭勋祺三个旅由枫香坝、坛厂等地进达茅台,虽见浮桥尚可通行,但不敢贸然过河,只在寒婆岭乱放几枪了事。

红军进入四川古蔺后,派一个团伪装主力向古蔺县城佯动,其主力在镇龙山、铁厂、大村一带休整,寻求新的机动。

红军三渡赤水,是中央红军一次全军性的大佯动。目的在于迷惑和调动敌人,特别是调动滇军。红军再次西渡进入古蔺,造成蒋介石的错觉,他急忙把重兵向川南周围调动。企图把红军消灭于长江以南,赤水河以西的古蔺地区。蒋介石的再次错误判断,为红军四渡赤水的成功创造了极其有利的条件。

四渡赤水战役是毛泽东军事史上的得意之笔,而这得意之笔的精到之处在三渡。在茅台。

纵观红军长征史,我们可以自豪地说,红军长征的胜利从茅台开始。

纠错】【打印】【发送邮件】【关闭
责任编辑:黄坤利 
 
隐 私 声 明           建议提案           联 系 我 们          站内搜索
 
遵义市地方志办公室 版权所有
地址: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府前路建投大厦2号楼4楼 电话:0851—27613312 黔ICP备050026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