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市人大 :: 遵义市政府 :: 遵义市政协 :: 遵义市纪委 
首页 |遵义概况 |遵义地情 |遵义年鉴 |大事纪要 |名胜古迹 |人物述林 |遵义市志 |专志内容 |理论研讨 |县区(市)方志信息 |依申请公开
  当前位置:首页>大事纪要>历史大事

鲁班场战斗的战略意义

2010年08月08日  来源: 仁怀市  作者:   历史大事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在贵州仁怀鲁班场,与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纵队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这是一场恶战,红军伤亡较大。正因为红军伤亡较大,故长期以来对鲁班场战斗的胜负成败看法不一,甚至闭而不谈。但是,从众多的历史文献资料来综合分析,鲁班场战斗其实是战略上的一场大胜仗。它对红军三渡赤水(乃至四渡),跳出敌人正在逐步缩小的包围圈,成功实现战略转移,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首先,我们来分析一下鲁班场战斗的背景。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政治局扩大会议。纠正了党在组织上和军事上的错误,结束了“左”倾冒险主义在党中央的统治,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在党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的正确领导下,摆脱了敌人的围追堵截,挥师北上。在挥师北上的战略中,中央红军巧妙地开展了四渡赤水之战。其中“一渡”和“二渡”都处于被动局面。中央红军二渡赤水,回师遵义,于2月26日至3月1日,拿下桐梓,攻克娄山关,重占遵义,击溃了黔军8个团,消灭国民党中央军吴奇伟两个师,俘敌3千余人,缴获大量的枪支弹药。将吴奇伟残部追至乌江南岸,王家烈残部向打鼓新场逃窜与湘军孙渡部会合。“遵义战役”是红军长征以来的第一个大胜仗。“遵义战役”打出了红军的军威,鼓舞了红军的士气,挫败了蒋介石的锐气。但是,蒋介石却认为是“奇耻大辱”,立誓要“雪耻”。重新调兵遣将,进行军事部署,企图围歼“红军”。

3月12日,党中央在遵义苟坝正式成立了以毛泽东、王稼祥、周恩来组成的红军三人军事指挥小组,全权负责指挥军事。三人小组在成立的当日,就命令红军主力迅速由遵义转移到仁怀东南地区。乘“遵义战役”胜利之东风,进逼王家烈主力,以寻求对蒋介石嫡系部队周浑元纵队和吴奇伟纵队作战,在运动中消灭敌人。但是,王家烈为了保存实力而退避不战。因此,红军面临的形势非常不利。红军的东面有郭勋祺纵队,西面有周浑元纵队和王家烈黔军,东南面有吴奇伟纵队和湘军何键部,西北有滇军孙渡部。蒋介石使出了“毒招”,企图再次使用在中央苏区五次“围剿”的办法,步步为营,迫使红军与之打阵地战,“剿灭”红军于遵义西南面,因而重兵设围。一方面避红军的运动战,调而不出;一方面却在暗中加紧缩小对红军的包围圈。红军处于极端危险的境地。此时,如果红军不马上做出果断决策,采取果断行动,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待到敌人的包围圈紧缩到一定的程度后,红军就有被歼的危险。就是在这样的严峻形势下,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毅然做出了攻打鲁班场而后三渡赤水的决定。鲁班场战斗的目的在于:一是打乱敌人的部署,扩大战果,挫败敌人的锐气;二是使敌人产生以为红军将与之决战而后取道鲁班场西进的错觉,以便红军争取战略主动,迅速摆脱重围,三渡赤水。

其次,我们从红军军事部署上来分析。中央军委于3月14日命令各军团立即向鲁班场靠近,迅速做好战斗准备。在此前一日,即3月13日,中央军委电令中指示“迅速夺取与控制赤水河上游的渡河地点以利作战”。同时命彭雪枫指挥的两个团的一个连,从岩孔经后山、茅坝、黎民镇直奔鄢家渡,控制渡口。后又令“教导营附一军团之2个工兵连,及干部团之29分队电台”赶赴茅台,占领茅台上游渡口,突击架设浮桥三座。又命红三军团和萧劲光、莫文骅率领的上干队进占仁怀县城。朱德在给一军团的指示中说,“夺取仁怀关系我军转移很大”。再者,就当时红军的力量与周浑元纵队相比,是完全可以围歼周敌于鲁班场的。可是红军的部署却在鲁班场西南留下了一个缺口。并且红九军团也没有用上,只作总预备队安排。由此可见,此战并不是非消灭周敌不可的。因此,红军攻打鲁班场是旨在转移,先打后转移,为转移而打。

第三,我们再从红军三渡赤水的情况来分析。红军三渡赤水,是为了摆脱敌人已经形成并逐渐缩小的包围圈,争取战略主动而精心设计的。它是整个“四渡赤水”战役中的重中之重。因为“一渡”、“二渡”都没有能摆脱敌人的围追堵截。若“三渡”还不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那么,红军的前途就可想而知了。而鲁班场战斗则是为了赢得三渡赤水准备工作的时间。是三渡赤水的一个部分。

鲁班场战斗是3月15日上午8时打响的,下午3时发起总攻,傍晚约7时半逐步停下来。当日晚及3月16日,红军大部撤离,只留部分监视和阻击敌人。一军团从冠英场撤走时,周浑元纵队十三师七十四团跟踪追至观英场附近李村沟,红军干部团和一军团之两个营迅速占领阵地阻击,毙敌连长等数十人。敌于黄昏时分退回鲁班场。其余各部撤离的红军均未被敌人尾追。

敌人被红军打怕了。红军大部队撤出战斗后,敌人摸不清虚实。他们不知道红军是真撤还是假撤,是真转移还是“调虎离山”将其歼灭。所以龟缩在碉堡和工事里,不敢轻举妄动。这正是中央军委对鲁班场战斗要达到的战略目的。3月16日中午至18日早晨,红军全军在茅台经突击架设的浮桥渡过了赤水河,因此,鲁班场战斗是“假戏真做”。红军攻打鲁班场,并没有一定要攻取之意。但是,给敌人造成的假象是红军调集所有主力,意欲力取鲁班场西进。敌人中了计。当敌人正倾力固守鲁班场的时候,红军却不知不觉地撤离转移。而此时的敌人,又怕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被歼,固不敢追击。这正是鲁班场战斗的奥妙之处。“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他采取了“走中有打,打中有走;退中有进,进中有退;虚中有实,实中有虚,真假结合,可假可真”的战略战术,是很英明的。这样,进可以迫敌被动,退可以御敌主力。是战略转移中的成功战例。

第四,不能片面地以伤亡数量论成败。在鲁班场战斗中,敌人提前三天到达鲁班场,占领了有利地形,修筑了碉堡和工事,而红军则是在开战前才匆匆赶到,且地形不利;敌人是打阵地堡垒战,而红军则是打进攻战。因此,红军打的十分艰难,伤亡较之敌人约多一些。那么,为什么红军处于不利的情况下还要攻打鲁班场呢?这就是如前所说,为了乘遵义战役的东风,扩大战果,消灭敌人锐气,巧妙地争取主动,顺利地三渡赤水河。因之鲁班场战斗该打,且非打不可。伤亡虽然稍大一点,也应该是一场胜利的战斗。试想,如果没有鲁班场战斗,处于四面受敌的红军怎样才能摆脱困境呢?如果不打鲁班场战斗,红军直接开赴茅台渡河,那么敌人将迅速追到茅台,红军哪有时间架浮桥。浮桥架不成,红军怎样过河。那只能是被动地与敌人作战。不就又重蹈“一渡”的复辙吗?其结果将会是怎样的呢?鲁班场战斗是“假戏真做”,“以假乱真”,先打后走,打是为了更好地走。也就是说,无论战局怎样,红军都要走。只是什么时候走,要把握住火候,适时撤退。到了该走的时候就要毫不犹豫地走。诚然,在鲁班场战斗中,红军的伤亡略显多了一点。可是,红军的鲜血没有白流。战斗、流血、牺牲,打乱了蒋介石要“聚殄红军于遵义西南地区”的战略计划。为几万红军的生存和安全转移创造了条件。如果没有鲁班场战斗,红军就跳不出敌人的包围圈,到那时侯的牺牲就会更多。因此从全局的角度来讲,流血和牺牲是有价值的。鲁班场战斗的特殊和奥妙就在于此。

我们说鲁班场战斗是胜利的战斗。它胜就胜在打乱了蒋介石的军事部署;胜就胜在吓破敌胆,使其龟缩起来;胜就胜在红军赢得了渡河的准备时间;胜就胜在确保了红军三渡赤水的成功;胜就胜在红军自此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我们研究“四渡赤水”战例,不能不研究鲁班场战斗。因为鲁班场战斗在整个“四渡赤水”战役中起着关键性的作用。鲁班场战斗的内涵非常丰富。不能孤立地、片面地和简单地从敌我伤亡人数的比较中去论成败。它是红军实施战略转移中的“一个变被动为主动、化险为夷的特殊战例,也是红军长征史中的光辉战例,应把它放在应有的位置上载入史册。”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鲁班场战斗是胜利的战斗,辉煌的战斗,极富神秘色彩的战斗。它是遵义会议后,继土城战斗、娄山关战斗后的有一场大的战斗。是一场颇具意义的战斗,因为它达到了战前军委“迅速夺取与控制赤水河上游的渡河地点以利作战”的目的。它将会逐渐地被军事专家认同,并引起重视。它是“四渡赤水”得意之笔中的“神奇之笔”。这一笔不能抹掉,而应该让它永放光芒!

(原载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鲁班场战斗》一书)

纠错】【打印】【发送邮件】【关闭
责任编辑:黄坤利 
 
隐 私 声 明           建议提案           联 系 我 们          站内搜索
 
遵义市地方志办公室 版权所有
地址: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府前路建投大厦2号楼4楼 电话:0851—27613312 黔ICP备050026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