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市人大 :: 遵义市政府 :: 遵义市政协 :: 遵义市纪委 
首页 |遵义概况 |遵义地情 |遵义年鉴 |大事纪要 |名胜古迹 |人物述林 |遵义市志 |专志内容 |理论研讨 |县区(市)方志信息 |依申请公开
  当前位置:首页>大事纪要>历史大事

南诏侵犯播州及与唐王朝的关系

2010年07月20日  来源: 仁怀市  作者:   历史大事

在遵义的历史上,播州占了近千年的一个历史阶段,在这个历史阶段中,曾与远在西南边陲的南诏,发生了两次影响播州历史进程的大事。

本文就南诏侵犯播州及与唐王朝的关系,提供一些史事点滴,以证播州历史。

南诏是祖国西南边陲的一个少数民族部落,兴起于唐太宗贞观二十三年(649年)。

早在公元七世纪初叶,在今大理洱海地区相继出现了六个民族大部落,史称“六诏”。诏少数民族语是“王”的意思。他们是蒙舍诏(今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南部和南涧县彝族自治县)、蒙嶲诏(今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北部和漾濞彝族自治县)、越析诏(今宾川县)、邓赕诏(今源县邓川和喜洲)、施浪诏(今洱邓川青索、洱源三营)、浪穹诏(今洱源)。六诏之中,蒙舍诏在五诏之南,故称南诏。

南诏的第一位领主是细奴逻。《南诏野史》载:“细奴逻,又名独逻消,西天天竺摩竭国阿育王低蒙直第五子蒙苴笃之三十六世孙,生有异相,唐太宗贞观初,其父舍龙(又名龙伽独)将细奴逻自哀牢避难至蒙氏川,耕于巍山。”蒙氏川,因当时居住在蒙氏川的民族都是乌蛮,姓蒙,故名。细奴逻和父亲舍龙也是乌蛮,姓蒙,属同一民族,不久就和当地的乌蛮结为一体。后娶乌蛮女蒙歘为妻。细奴逻父子在乌蛮部族中,凭借高超的武艺和生产技术本领,取代了蒙氏川乌蛮部落的领导地位,成为一名显赫的部落酋长。

唐初,巍山蒙氏川乌蛮部落属唐封大首领大将军建宁国王张乐进求所辖。建国史称白子国,国都白崖(今弥渡县红岩)。

张乐进求为白蛮,庄蹻后裔。庄蹻入滇后,被秦断了归路,遂与尤诏、阿育王后裔合为一体。到汉代,张骞派人入南荒,得知庄蹻的后代有叫仁果的。张骞知其贤,立仁果为白王,以白崖为都。后传六世,改国号建宁,迁都澄江。诸葛亮南征,封仁果后裔龙佑为建宁王,赐姓张,名张龙佑。张乐进求系张龙佑第十六代孙,张仁果三十代孙。

张乐进求认识到统治力量已经衰微的白子国已无法与“部众日盛”的蒙氏细奴逻乌蛮部落相抗衡,便明智地把王位“禅让”给细奴罗。

唐太宗贞观二十三年(649年),细奴逻即位,建蒙舍诏,并以其父舍龙之名把蒙氏川改名蒙舍川,号大蒙国,自称奇嘉王。

细奴逻建立大蒙国后,于永徽四年(653年)派遣儿子逻盛炎到长安向唐朝进贡。“唐朝诏授细奴逻为魏州刺史,赐以锦袍”(《南诏野史》)。细奴逻受唐封号之后,用郭郡矣为开国武臣,波罗傍为辅国文臣,势力渐强。唐樊绰《云南志》称:“然邑落人众,蔬果水菱之味,则蒙舍为尤殷”。

蒙舍诏发展到第四代皮逻阁时期,其势力已控制了大理洱海地区,皮逻阁进谏唐剑南节度使王昱,请求合并六诏为一诏。王昱立即上报唐王朝很快得到允许,于是从唐开元二十年(732年)开始,南诏王皮逻阁建松明楼烧死五诏之后,在唐王朝所派御史严正海,中使王承训三万骁勇的支持下,兼并了五诏,建立起一个由少数民族贵族组合而成的国家地方政权——南诏。

唐开元二十六年(738年)春,皮逻阁入朝接受唐王朝的封赐,被封为“越国公,特进开府仪同三司,赐名归义。以其子阁逻凤为左金吾大将军,寻拜特进都知兵马大将,前后两赐玺书,并赐金细带七事,既复论功,册授云南王”(倪蜕《滇云历年传》)。《资治通鉴·唐纪》载:开元二十六年九月,“册南诏蒙归义为云南王”。

皮逻阁统一六诏之后,不囿于现有的领域,在唐王朝的支持下,继续向四周扩大自己的势力。至唐天宝初期,南诏的势力,东达爨区(今昆明、曲靖一带),西已深入到永昌(今保山)地区,北达丽江,南抵思茅和西双版纳地区。于是,皮逻阁开始把南诏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从蒙舍川移到大理洱海地区。蒙舍川为南诏副都。

唐玄宗天宝七年(748年),阁逻凤承袭南诏王位。天宝八年(749年),唐王朝“遣中使黎敬义持节册封阁逻凤为云南王,以其子凤伽异授鸿胪上卿,兼瓜州(即蒙舍城)刺史,都知兵马大将军……,于是岁朝、进献不绝”(诸葛元声《滇史》)。

阁逻凤时年三十六岁,正风华正茂的年华,不甘心父辈既得的利益,继续向四周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他的行动受到唐王朝的节制,南诏与唐王朝矛盾开始突出。

天宝九年(750年),阁逻凤率妻子往成都谒都督李宓,路过姚州时,太守张虔陀奸污了阁逻凤的妻子。阁逻凤指责张虔陀,张虔陀不但不承其错,反而当面羞辱阁逻凤并索要财物。阁逻凤多次向唐王朝进表告张虔陀之罪,“中官贾奇俊抑之,不得达,王复遣将军杨罗巅等连表控告,元(玄)宗仍不省。凤怒,遣大将军王毗双、罗时等兵攻虔陀”(《南诏野史》)。南诏军杀了张虔陀,并长驱直入占领了夷州三十二部(今四川省西昌、雅安地区)。俘获唐西泸县令郑回。

此时,唐玄宗以宠妃杨贵妃的族兄杨国忠为宰相。唐玄宗不问政事,宦官专权,朝廷腐败。杨国忠等掩其南诏用兵原委,向玄宗谎报南诏勾结吐蕃欲图谋权,请玄宗下诏讨伐南诏。唐天宝十年(751年)四月,鲜于仲通率兵六万分三路征讨南诏。一路由大将军李晖率领从会同进发,一路由鲜于仲通亲率从南溪进发,一路由安南都督王知进率领从步头会攻。阁逻凤得知唐军攻南诏后,于安宁解表“再伸衷悃”,仲通不听。唐军至曲靖,阁逻凤“复遣首领杨子芬、参军江如之赍状,”(《南诏野史》),急驰曲靖向鲜于仲通谢罪说:“今吐蕃大兵压境,若不许,当命归吐蕃,云南之地非唐所有也”(诸葛元声《滇史》)。鲜于仲通自恃兵强马壮,囚禁了南诏使者,密遣大将王天运带领骁勇骑兵绕道漾濞,从苍山西坡腹背攻南诏。鲜于仲通统率三路大军从洱海东岸,会攻南诏都城太和城。阁逻凤谢罪上君无望,只好公开叛唐,在国中设立了一个祭祀天地坛禅,对天发誓说:“我自古及今,为汉不侵不叛之臣。今节度背好贪功,欲致无上无君之讨,敢诏告于皇天后土”(《南诏德化碑》)。祝祈毕,于是宣布说:“彼若纳我,犹吾君也,今不我纳,即吾仇也!断,军之机;疑,事之贼!”(《南语德化碑》)于是,派兵遣将,从苍山西坡丘迁和洱海东岸,南北龙尾、龙首二关,迎战六万唐军。经过鲁川战役,鲁南战役,江口战役,大败唐军,鲜于仲通只身逃脱于红栎坪。

南诏军大胜,国内欢腾,凤伽异感而作归师词,慈爽张洪纲度曲,唱于南门。《归师曲》:“天经云开马蹄扬,旌旗卷虹霓。南号海螺,声震古道,铎鞘金鞍少年郎,盔插山茶独一朵。战马嘶嘶,蹄打磐石归石路。报子频传,洱河渡口万人歌,饮马洱河濯荡,慢马敌血洗。擦净长剑,寒光照日月。归师乐,乐无穷,戈海刀林我出没。横扫唐师十万众,是非属谁说,得胜归喝回归酒,刀兵无情多愁人。多少诏民沙场死,五万寡妇泪淋淋。”

阁逻凤听而泪下,曰:“非我南诏凶狠,实为仲通逼我太甚,孰是孰非,留与后人”(《大理古佚书钞》)。

因唐朝廷杨国忠专权,对这次战事,“掩其败状,仍叙其战功”(《资治通鉴·唐纪》)。于是,再从全国各地征兵,发动了规模空前的唐南第二次天宝战争。

唐天宝十三年(754年)六月,唐王朝令剑南留后、侍御史李宓,广南节度使何履光“率兵十道,共十余万,辇饷者在外……以伐云南”(诸葛元声《滇史》)。

李宓受命之时,有剑南团结营校尉郭厚看到多年战事频频而军队皆疲惫,将无战志,兵多老弱,便呈文暂休伐南诏,陈兵渔阵三年。

李宓说:“非吾愿战,国忠柄权,群言难以上达,命矣!为将者,禀忠于国,尽职效力。古往今来为令为策,为臣之道逆来顺受”(《大理古佚书钞》)。郭厚听了李宓的这番言语,只仰天而叹。

李宓起兵分三路直趋南诏。唐军深入,七月断粮。有兵曹参军伍文通献计说:“三军无粮,军陷绝境。退则凤又进追,惟有立即进军。四万军伐洱河东岸大树三百株,倒压西岸,上铺蛮竹,可得便道十座,半日内直压羊苴咩城,以火箭攻之。城中多茅屋,火烧则军心乱,军惊必败,则南诏溃也。不然,凤联吐蕃,吐蕃兵骁勇,善骑射,唐军不利。一旦蛮兵至,吾军当陷绝境”(《大理古佚书钞》)。

李宓不听伍文通之计,便令何履光率水师二万,伐木扎筏于下河口(今海东乡银棱岛东南角下和村)操练水师。李宓中军五万屯于石河城。时值秋天,军中多染疫疾,军粮切断,将士捕鱼、摘救军粮充饥,食者肚胀如鼓,无力作战。李宓急了,才决定速战。

唐军意速决战,阁逻凤按兵不动,固守龙尾城。八月十五日,两军对阵,各有伤亡。八月十七日,唐军五路水陆并进。李宓纵马到洱河吊桥边,凤以朽木为桥,马至桥中,桥折,李宓人马陷于河中,被乱箭射死。李宓长子李贞元出红山口,过沙坪江尾,与南诏军遭遇。阁逻凤子凤伽异,大军将段俭魏水陆夹击。李贞元中箭,投江殁。唐军三万全殁于沙坪(洱源县河坪村)。何履光水师于下河口,阁逻凤派六军将夜击,唐军战败。履光逃至定西岭被俘。李宓次子及兵五千余在旧铺遭南诏军伏击,全殁。李宓五子与散骑侍郎孙冲,兵至天生关下三星河槽(下关温泉附近)伐岸边巨树为桥,八千余骑攻石门天关,杀南诏军将二员,守兵三千余。忽报李宓殁于吊桥,急退兵,腹中箭,肠出,孙冲与之扎腹,由斜阳峰脚直杀至古渡桥,抄后路与阁逻凤决战于黑龙潭桥南岸大河洲玉龙关前。终因寡不敌众,全军殁。中军战事激烈,郭厚率团结营泅水渡洱河,直插龙尾城,梯登城垛,直取阁逻凤住所,城中惊慌。阁陂以虎豹巨蟒阵,红衣僧人用飞钵阵,绝杀入城唐军。两军战于洱河岸。阁逻凤又用火牛队二百余水牛,角扎利刃,以火驱赶,冲入唐营,唐军大乱,伤亡无计。南诏国师韩陀阇崛哆罗施法术,凤妃白蓉出阵,三展奇术,用云帕迷唐军,天昏地暗,嚎声震野。由是南诏三十七部蛮兵奋起攻击,吐蕃飞骑由河东杀入,与唐军大战于青木林、天生关、吊桥南、洱河岸。最后唐军全军履灭。

阁逻凤收李宓尸葬于斜阳峰麓,葬唐军于青木林等处。后人有为李宓墓联:“父忠子孝,南征未捷,留下英魂警后世;节义双全,衰草荒冢,磷火万点洱海咽。”又有祭文曰:“一祭天宝五百将,挥戈作战为奸臣,杨氏贪功灭天性,全军覆殁捷报频。二祭南征十万兵,别乡离境万里行。岂知刀兵无情义,无头断臂作鬼魂。三祭御史李将军,臣遵君命而出征,神机妙算忤天意,泥陷齐腰箭穿心。”其惨烈之状,令人悲切。

唐南两次天宝战争,唐军大败,阁逻凤公开叛唐,为了对抗唐王朝,南诏加强战备,对外北联吐蕃,国内凡十五至五十岁男子皆习武,筑龙首、龙尾二城,派四军将驻守白崖城,派杨传磨打安宁。

南诏外联得到吐蕃的支持,吐蕃即赐阁逻凤封号为“赞普钟”(意即国王的弟弟),给金印,号称“日东帝”。天宝十一年(752年),改用吐蕃纪年,称“赞普元年”。

天宝战争之后,南诏的地方政权得到巩固,阁逻凤又趁势“西开寻传”,统一了西部今德宏一带广大地区。唐永泰元年(765年),又派儿子凤伽异以副王身份镇守昆川(今昆明一带),并筑拓东城(昆明东部),把东北至曲州、靖州(今昭通至贵州威宁一带),南至步头(今红河沿岸)的大小部落全部统一起来。此时南诏国的疆域和皮罗阁建立的南诏政权时相比,已大大发展了。据《新唐书·南诏传》记载,南诏疆土“东距爨,东南属交趾,西摩伽陀,西北与吐蕃接,南女王,西南骠,北抵益州,东北际黔巫”。其疆域已包括今云南省全境,四川南部,贵州西部,缅甸北部,老挝北部及越南北部。为对境内的民族部落更好地统治,阁逻凤还命昆川城使杨牟利,用兵力强迫西爨白蛮20万户迁徙到永昌城(今大理、保山一带),又将大理洱海地区和山上的乌蛮迁徙到西爨(滇池一带)故地。这次大规模的民族迁徙,对南诏今后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影响极大。

唐代宗大历十三年(778年),阁逻凤卒,因子凤伽异早卒,由孙异牟寻承袭王位。异牟寻因得前被俘西泸县令郑回教授,“颇知书,有才智,善抚其众”(《旧唐书·南诏传》)。继位后即任命郑回为清平官,凡事都咨询郑回。第二年改元见龙。唐德宗兴元元年(784年),将都城自太和迁史城(今喜洲),自称“日东王”,封五岳四渎(五岳:中岳点苍山,东岳乌龙山,南岳蒙乐山,西岳高黎贡山,北岳丽江雾山;四渎:金沙江、澜沧江、黑潓江、怒江)。

完善了朝制,设三公,即清平官:垣绰、布燮、久燮,主管国家大事,相当于唐朝宰相。立九爽:幕爽,主军旅;琮爽,主民役;慈爽,主礼乐风俗;罚爽,主捕察刑狱;劝爽,主推选百官;厥爽,主工匠营造;万爽,主库藏出给;引爽,主四方宾客;禾爽,主商贾。立三托:气托,主马群;禄托,主牛群;巨托,主仓库。再立府治百官,分大、中、小三府。大府主演习、演览;中府主缮裔、缮览,小府主幕挥、幕览。府衙除上述职官外,还有管纪、陀西等官职。设官分职后,南诏统治集团上下左右形成合力,南诏国家政权更加巩固。唐德宗贞元三年(787年),导牟寻从史城迁都羊苴咩城(今大理)。从此,羊苴咩城成为了南诏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

南诏为了对抗唐朝,和吐蕃联手,成为兄弟。吐蕃也趁机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把南诏作为附属国,向南诏征发兵役、赋税,又派军队到南诏驻扎,引起南诏的强烈不满。

为消除南诏与吐蕃对边防的威胁,唐德宗采取了通南诏、断吐蕃右臂的策略,于是任命韦皋为西川节度使,具体实施这个策略。加之南诏清平官郑回乘势劝说。异牟寻采纳了郑回的进谏,唐德宗贞元九年(793年),南诏王异牟寻上书西川节度使韦皋,请求归附唐朝。

唐德宗贞元十年(794年),唐朝派西川节度使判官崔佐时出使南诏,崔佐时“劝异牟寻悉斩吐蕃使者,去吐蕃所立之号,献其金印,复南诏旧名,异牟寻皆从之,乃刻金契以献”(《资浩通鉴·唐纪》)。崔佐时和南诏王异牟寻及清平官、大军将在大理点苍山神祠举行会盟。盟词曰:“贞元十年,岁次甲戌,正月乙亥,朔五日己卯,南诏异牟寻及清平官、大军将与剑南节度使判官崔佐时谨诣玷苍山北,上请天、地、水三宫,五岳四渎及管川谷诸神灵同请降临,永为证据……谨请西洱河,玷苍山神祠监盟,牟寻与清平官洪骠利时,大军将殷盛等全部落归汉朝,山河两利,即愿牟寻、清平官、大军将等福祚无疆,子孙昌盛不绝,管诸赕首领永无离贰。兴兵动众,讨伐吐蕃,无不克捷……其誓文一本请剑南节度随表进献,一本藏于神室,一本投西洱河,一本牟寻留诏城内府库,贻诫子孙。”(赵吕南《云南志校释》)

南诏归附唐朝,同时,出兵收复吐蕃所占之地,复号南诏。

是年六月,唐朝派祠部郎中袁滋兼御使中丞出使南诏册封南诏。赐异牟寻银窠金,即“贞元册南诏印”,册封异牟寻为南诏王,归西川节度使管辖。

随及,唐军与南诏配合,连破吐蕃,生擒吐蕃大相莽热。从此唐王朝与南诏进行了一段和平发展时期,双方保持着非常友好的关系。

南诏归附唐朝得到友好对待,唐德宗贞元十八年(802年)春正月,骠(缅甸)王摩罗思那遣子悉利移向唐王朝入贡。“骠国在南诏西南六千八百里,闻南诏内附而慕之,因南诏入见,乃献其乐”(《资治通鉴·唐纪》)。唐南友好,对唐王朝也带来了好的影响。

但是,事与愿违,韦皋和异牟寻先后去世,唐宪宗元和三年(808年),寻阁劝继位,唐册封为南诏王,赐元和金印。寻阁劝自称“骠信”(即“君”之意),只一年即病逝。十二岁的劝龙晟继位,清平官王嵯巅专权。劝龙晟淫虐失道,不得人心,只在位七年,十九岁就被王嵯巅杀害。王嵯巅拥立劝龙晟之弟劝利晟继位,劝利晟为报答王嵯巅扶持之恩,厚赏王嵯巅,赐嵯巅姓蒙,封大容(即大哥之意)。因王嵯巅杀劝龙晟,南诏王族生怨,不久将他废掉,另立敬信三宝为清平官,主管国事。唐穆宗长庆四年(824年)劝利晟卒,在位八年,年二十三岁。其弟劝丰佑继位。

劝丰佑即位时年仅七岁,由唐王朝册封为滇王,先后改年号为得和、天佑。丰佑执政后,耗巨资修建五华楼。崇佛教废道教,迎西方摩伽陀国(今印度)僧赞陀崛多为国师,动用大量民力财力建筑大理崇圣寺千寻塔(今三塔中的大塔),供佛11000多尊。续修了昆明拓东、西寺塔。加之他酒醉金迷,国库为之空虚,不得不向外发动多次战争,掳掠财产。史籍记载,从唐文宗大和三年(829年)开始,到唐宣宗大中十三年(859年),在近三十年的时间内,劝丰佑曾多次派出南诏军队侵扰唐朝的边境,先后攻陷安南(今红河沿岸),骠国(今缅甸)和四川的西昌、雅安等州县,并攻入成都,掳掠大批的财物和工匠、女工。其中规模较大的有三次:一次是大和三年(829年),南诏军队攻陷邛、戎、嶲三州,入成都,掳掠子女、工伎数万人而归;一次是大和六年(832年),南诏军队攻入缅甸,“掠骠民三千,徙之拓东城”(《南诏野史》);一次是会昌六年(846年)九月,南诏军队攻安南地区,“攻陷安南,经略使裴元裕死之”(《南诏野史》)。大批的掳掠,内地的先进文化和工艺也传入南诏,促进了南诏经济和文化的发展。《新唐书》记载说,南诏的丝织品已织得和中国的一样好。唐宣宗大中十三年(859年),劝丰佑卒,子世隆继位。

世隆,又名酋龙。时值唐宣宗崩,命使臣去南诏告丧。“世隆新立,即凶狠悖慢, 朝廷不吊恤”(诸葛元声《滇史》)。世隆“怒曰:‘我国亦有丧,朝廷不吊祭,又诏书仍赐故王’。遂置使于外馆,礼遇甚薄。使者还,具以伏闻。上以酋龙不遣使者来告丧,又名近玄宗讳,遂不册礼。酋龙乃自称皇帝,国号大礼,改元建极,遣兵陷播州”(《资治通鉴·唐纪》)。

据《南诏野史》载:世隆“自称皇帝,遣兵取乌蛮僰爨之地置东川郡……绝朝贡,寇播州”。

《滇史》载:世隆“累犯封疆”,“又遣大军将独彦侵陷播州”。

卢潘在给朝廷的奏折中写到:“大中十三年(859年)南蛮陷播州”。

四说同一,说明南诏于唐大中十三年(859年),侵犯播州的事实。

这样,南诏就直接与播州发生了关系。唐懿宗咸通元年(860年),“九月,安南都护李鄠复取播州”(《资治通鉴·唐纪》)。

世隆在位十八年,战争打了十八年。“世隆还亲自参加指挥了很多战争”(薛琳《南诏国王的金戈铁马生涯》)。

唐懿宗“咸通三年,隆亲寇蜀,取万寿寺石佛归”(《南诏野史》)。之后,又连年发起战争,寇西川,陷安南,侵嶲州、黎州,攻成都,进新津。

《南诏野史》载,世隆“咸通十四年攻黔中”。

《滇史》载:“唐僖宗乾符元年春,南诏寇黔中,陷播州。”又载:“蛮至新津而还,回寇黔中。经略使秦匡谋惧,奔荆南。”

《资治通鉴·唐纪》记载,南诏“寇黔南,黔中经略使秦匡谋兵少不敌,弃城奔荆南。荆南节度使杜悰囚而奏之,六月乙未,敕斩匡谋,籍没其家赀。”

《滇史》载,唐宰相卢携向僖宗皇帝进言时说:“咸通以来,蛮始叛命,再入安南、邕管(今广西南宁一带),一破黔州,四盗西川。”

《云南志》载:“段文昌为剑南节度,值黔中告变。”

以上诸说,都据证南诏第二次侵犯播州的事实。其咸通十四年(873年),与乾符元年(874年)春,两个时间概念也是贯通,也就是南诏第二次侵犯播州自公元873年起,继而在公元874年一直行动下去。

黔中,即黔中道,治所在今重庆市彭水。唐开元二十一年(733年)十二月,唐玄宗设黔中道,治彭水县。彭水县,隋开皇十三年(593年)置,《史记》有“秦司马错取楚商于之地为黔中郡,即此”的记载。“黔州,北周建德三年(574年)改奉州置,治所在今彭水县”(《辞海》)。《资治通鉴·周纪》载:周赧王三十八年(公元前276年)“秦武安君定巫、黔中,初置黔中郡”。《九州要记》称:“黔州有彭水……即古之黔中地”。这彭水是县治,也是黔州治,黔中道设于此,成为了三级机构的治所。

黔中道下辖播州、黔州、辰州、施州、叙州、夷州、思州、溪州、溱州等州。

从地理位置看,播州在黔中道治所彭水之南。而南诏军队又都从播州以西的乌撤(即今贵州的威宁、赫章一带)向东用兵,这进军路线,必先经过播州,才逐步逼近黔中道治所。《资治通鉴·唐纪》中的“黔南”,是指的黔中道治所彭水之南的播州。秦匡谋弃城而逃的信息,说明南诏军攻占了黔中道治所,这与《滇史》“寇黔中,陷播州”的记载是一致的。

西川节度使高骈在给南诏的牒文中写道:南诏穷兵黩武,掠土侵疆,犯朗宁,陷交趾,俘邛、蜀,劫黔、巫;涂炭城池,驱归士庶。这“劫黔、巫”,还说明,世隆不仅兵陷播州,侵扰黔中,还锋指长江三峡地域。

南诏侵犯播州、黔中,唐朝廷派军讨伐。战火频燃,人民受苦日深。

世隆好战,最后也死于疆场。《滇史》记载说,僖宗乾符四年(877年)二月,“酋龙因愤疽发,卒于越嶲景净寺”。

世隆死后,子隆舜继位。隆舜继位后,因父辈叛唐,连年发动战争,上下俱困。不愿再走父辈之路,过动乱的生活。于乾符六年(879年)遣使入唐请和。唐朝也因农民起义战争带来的国衰民贫,也不愿再燃边火,同意与南诏和好。唐僖宗广明元年(880年)正月,唐派宗正少卿李龟年出使南诏和南诏和亲。唐僖宗中和元年(881年),南诏王隆舜上表归附唐朝。中和三年(883年),唐朝以宗室女安化公主配隆舜为妻。经过五十余年的战争,南诏又回归到唐朝统一的大家庭。隆舜也因此得到南诏人民的拥护和支持。

隆舜在位二十年,被杨登杀害。子舜化贞继位。唐昭宗天复二年(902年),舜化贞卒,郑回后裔郑买嗣乘机掐死舜化贞的幼子,篡夺了南诏王位。杀南诏蒙氏王族八百人,建立大长和国。南诏蒙氏从细奴罗于唐太宗贞观二十三年(649年)建立南诏国地方政权,到舜化贞于唐昭宗天复二年(902年)被郑买嗣篡位,前后传位十三世(细奴逻——逻盛炎——盛逻皮——皮逻阁——阁逻凤——异牟寻——寻阁劝——劝龙晟、劝利晟、劝丰佑——世隆——隆舜——舜化贞),二百五十四年。

南诏存在的二百五十四年间,曾两次与播州发生战事。战争,是解决阶级和阶级、民族和民族、国家和国家、政治集团和政治集团之间的矛盾的一种最高的斗争形式。这种斗争形式,本是残酷的,它将给人民带来灾难和困苦。但从另一方面来讲,战争推动了社会的发展进程。南诏侵犯播州的战争,给这片处女地以雄性的刺激,播州才在后来的历史进程中循着中华文明的轨迹走到今天的辉煌。

 

 

纠错】【打印】【发送邮件】【关闭
责任编辑:黄坤利 
 
隐 私 声 明           建议提案           联 系 我 们          站内搜索
 
遵义市地方志办公室 版权所有
地址: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府前路建投大厦2号楼4楼 电话:0851—27613312 黔ICP备050026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