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市人大 :: 遵义市政府 :: 遵义市政协 :: 遵义市纪委 
首页 |遵义概况 |遵义地情 |遵义年鉴 |大事纪要 |名胜古迹 |人物述林 |遵义市志 |专志内容 |理论研讨 |县区(市)方志信息 |依申请公开
  当前位置:首页>大事纪要>历史大事

毛泽东与四渡赤水

2010年07月20日  来源: 仁怀市  作者:   历史大事

四渡赤水是中央红军长征途中军事战略的大转折。有了四渡赤水的战略胜利,红军在毛泽东的正确指挥下,甩脱了敌人的围追堵截,从胜利走向胜利。

红军长征是红军未能在根据地内粉碎敌人的围剿,进行的一次大的战略转移。长征初期,由于李德把持下的“三人团”,排斥毛泽东等同志的正确主张,坚持错误的军事路线,以致红军在突破敌人的封锁线及湘江之战后,从八万六千多人锐减至三万余人。

红军进入贵州后,于1935115日至17日在遵义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即遵义会议。遵义会议总结了经验教训,纠正了错误的路线,改组了中央领导机构。

遵义会议决定的红军行动方针,是从宜宾、泸州之间北渡长江,与四方面军会合,在川西北地区建立根据地。遵照这一方针,红军于119日从遵义出发,挥师北上。128日,红军主力在习水土城青杠坡,与川军郭勋祺部遭遇,因对敌军的兵力估计不足,经过激烈的战斗,红军伤亡很大。川军又不断增援,红军要按原计划行动已不可能,军委决定“脱离此敌,转向新的地区前进”。于是,红军一律轻装,从土城、元厚等渡口西渡赤水河。即一渡赤水。

红军一渡赤水之后,向西行进至鸡鸣三省的扎西地区。红军在扎西进行了整编。这时,川军在长江北岸重兵防守并向扎西侧击,国民政府军、滇军、黔军又向扎西地区合围过来,红军已没有继续前进的可能。211日,红军又只好回师东进。216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在白沙召开会议,总结土城战斗以来的经验教训,认为“我野战军原定渡过长江直接与红四方面军配合作战,赤化四川,后我野战军进入川黔地区继续向西北前进时,川敌以十二个旅向我进击,并沿江布防,使我渡江计划不能实现”,于是确定“决计停止向川北发展,而最后决定在云、贵、川三省地区建立根据地。”于是,红军于218日至20日,从二郎滩、太平渡等渡口东渡赤水河重返黔北。即二渡赤水。

红军二渡赤水之后,攻下桐梓、二占遵义,虽取得遵义大捷,但蒋介石又急忙调集部队,部署对红军的新围剿,决定于37日会攻遵义。蒋介石的部署是川军郭勋祺三个旅向遵义东南地区逼进,国民政府军周浑元纵队三个师从长干山、白腊坎、鸭溪向遵义西南地区逼进,徐源泉部的新三旅及四十八师主力在乌江下游彭水至龚滩段防守,湘军何健的十五师、二十三师、六十三师推进乌江东岸的龚滩至清水口段防守,国民政府军吴奇伟纵队的九十师、九十二师、五十九师、九十三师防守乌江上游清水口、茶山关、乌江渡至大渡口段。面对敌人新的围剿,军委决定红军主力西进遵义、仁怀地域,突击周浑元敌。这样,红军便撤离遵义,向遵义以西的鸭溪、枫香及仁怀地域运动。

红军主力在枫香、长干山地区集结时,吴奇伟纵队已北渡乌江逼近鸭溪地区,周浑元纵队三个师已在仁怀鲁班场修筑工事固守,黔军、滇军在打鼓新场、毕节、黔西一带防守。39日,蒋介石令“吴(奇伟)、周(浑元)、孙(渡)、郭(勋祺)各纵队”,对红军“分进合击”,企图将红军消灭在遵义西南地区。313日,蒋介石下达对长干山进行围剿的命令。

面对这种情况,毛泽东为了创造战机,指挥红军主动发起了对鲁班场守敌周浑元的进攻,在挫伤了周敌锐气之后,大张旗鼓地从茅台西渡赤水河。即三渡赤水。

红军三渡赤水之后,派一个团佯装主力向古蔺县城进军,其主力在仁怀、古蔺交界地区隐蔽集结。这时,蒋介石见红军再次进入川南的古蔺,认为红军还是要北渡长江入川,便亲自到重庆部署新的围剿,企图把红军消灭在赤水河以西、长江以南的古蔺地区。当国民政府军及滇军、川军、黔军、湘军向古蔺地区合围过来,包围圈尚未形成之时,红军“迅速、隐秘、坚决出敌不备”地于321日晚至22日中午,从二郎滩、太平渡、马桑坪、沙滩等渡口东渡赤水河,又一次重返黔北。即四渡赤水。

红军四渡赤水进入黔北之后,蒋介石又飞抵贵阳坐镇指挥,妄图将红军剿灭在黔北地区。

蒋介石黔北的整个军事部署中,在仁怀北面、东北面、东面留下了东西宽约三十华里,南北纵深三百多华里的一个狭长缝隙。这一缝隙间险峰突起,沟壑交错,山路崎岖,道路狭窄,箐深林密,人烟稀少,供给困难。毛泽东避实就虚,毅然地指挥红军从这条缝隙间穿插南行。当红军在白腊坎等地突破敌人封锁线时,在赤水河地区和大溪里一线的敌军,至少要一天时间才能赶到,红军又一次赢得了主动。并于330日、31日从沙土的大塘河、梯子岩等处迅速地南渡乌江,把蒋介石四十多万军队甩在乌江北岸,跳出了蒋介石苦心经营的包围圈。随及,兵临贵阳,进军云南,从金沙江北渡入川,与四方面军会合,胜利到达陕北,取得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伟大胜利。

整个四渡赤水,其第一渡、第二渡是红军战略防御的继续,第三渡是一次全军性的军事大佯动,从此,红军才从被动转向主动。

四渡赤水的胜利,与毛泽东的领导地位密切相关。

遵义会议解决了党路线上的问题,而在组织上,毛泽东只选入政治局常委,扎西会议政治局分工,毛泽东明确为“周恩来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

二占遵义之后,为了加强和统一作战起见,34日,设立前敌司令部,朱德为司令员,毛泽东为政委。这时,毛泽东才重新获得军事指挥权。

3月12日,中央政治局在枫香苟坝的新房子召开会议,为打不打打鼓新场的问题产生了分歧意见,最后只有毛泽东一人坚持正确的意见。遵义会议,纠正了博古等三人团的错误,党内采取了一种高度民主的决策方式,有时为一个问题,召开十多人的会议讨论,而且迟迟不能决断。为打破蒋介石的军事围攻,在敌情瞬息万变的复杂战争环境中,红军急需一个具有权威性的组织,以保证正确的军事指挥。在这个背景下,成立了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军事指挥小组,代表政治局常委指挥军事。这样,毛泽东才重新获得军事决策权和指挥权。

三人军事指挥小组成立后,毛泽东即率领红军主力进入仁怀地域。面对敌人的新的军事围攻,毛泽东审时度势,进行了一次全军性的军事大佯动,即三渡赤水。这次大佯动,迷惑了敌人,调动了敌人。从此,红军才真正从被动转向主动。三渡赤水的成功,为四渡赤水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四渡赤水称为毛泽东军事史上的得意之笔,而这得意之笔的精到之处,当是三渡赤水。

四渡赤水是一场非常巧妙的运动战。毛泽东指挥红军大踏步地前进,大范围地迂回,忽南忽北,声东击西,以各种佯攻调动敌人,争取自己主动,逼敌陷于被动,弄得敌人捉摸不住我军的动向,疲于奔命。成仿吾回忆四渡赤水时说,“这是毛主席军事思想的一个光辉范例,真是用兵如神,是古今中外军事史上的奇迹。”

《中国工农红军史略》记载:“四渡赤水之战,中革军委和毛泽东灵活地掌握敌情变化,巧妙地指挥红军穿插于敌人重兵之间,避实就虚,创造和抓住战机,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这是中国工农红军战争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范例,是毛泽东平生‘得意之笔’”。

四渡赤水的胜利,充分显示出毛泽东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使红军在极其危急的情况下保存了下来。四渡赤水的胜利,证明了只有毛泽东的正确决策和指挥,红军才能从胜利走向胜利;证明了只有毛泽东的正确领导,中国革命才能从胜利走向胜利。

原载《贵州党史》,多刊转载,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评为论文二等奖。

 

纠错】【打印】【发送邮件】【关闭
责任编辑:黄坤利 
 
隐 私 声 明           建议提案           联 系 我 们          站内搜索
 
遵义市地方志办公室 版权所有
地址: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府前路建投大厦2号楼4楼 电话:0851—27613312 黔ICP备05002612号